The wimp

我一直等你来

与傻姑娘的对话

她说,我要和你说件严肃的事情。

等了几分钟,她才又回复道:其实没有什么事。

这么无聊的话题只有你会回复我,好感动。

我有话要和你说

??你说吧。

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,你要先听哪一个?

坏的。

我喜欢你

哇,那好的咧?

刚刚那句话是假的

好伤心啊,一开始就被拒绝了。

听我把话说完,我爱你

当你登基了

那个累赘总算躯体腐烂了,恭贺新君主登基
让我驱逐他的灵魂,将他彻底扫地出门
这种靠关系上位,痛打落水狗,就我来做最好了

而他们,自是会臣服于你的

悲伤

当曹丕埋下葡萄与甘蔗,丢掉笔与剑,离开仲达与季重,这就是他最伤心的时候了……与死亡同行,面孔苍白

跳舞代入视角

     突然想到齐晟和张芃芃、齐翰和杨严剧中跳舞的代入→_→感觉很有故事……
   
      齐翰跳张芃芃男步: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是看着学习的话,按照古人的思维不会懂张芃芃其实是男步,所以齐翰是幻想自己取代张芃芃๑乛 ̮ 乛๑和齐晟嘿嘿嘿……
   

       杨严跳太子女步: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虽然杨严小可爱当了替身,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想法,太子女步他学着了(要是你们想开辟芃严(/ω\)那你们就按照上面齐翰的代入吧……),但是在杨严看来他就是攻啊就是攻啊(`・ω・´),他的九哥就
像张芃芃那样聊骚撩拨他啊!
         

以上,就是重新看了那个片段的脑洞(✿˘ ̮ ˘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仲达与葡萄

关于经典落水问题的脑洞

      如果仲达与葡萄落水,曹丕会救谁?
      司马懿想他肯定是疯了,每次看到曹丕就忍不住一次次设想,没有结果啊,他不知道曹丕的想法……
      结果就像是报应……整天想着这件事情的司马懿真遇上了这么一天

整个世界都在被雨水冲刷,带着地面上屋顶上脚底下的碎屑向河流汇入,总有人在这样的夜里安睡,就像死了一样


        一处学校,相当于囚禁了很多人,学校外面是繁密的森林,没有人能逃离出去,他们知道自己失去了自由但是也没想过要去逃离这里。
         我遇到一个男孩他正在做着一个面具雕塑,那个面具有点恐怖,不像是石膏做的,因为它看上去有皮肤的光泽,后来,我听说他死了,那个面具也很恐怖的像死去一样脸变成了骷髅,但是就是因为他我也开始有了逃离这所学校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遇到一个学长,他告诉我他要离开这个学校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,在森林里他很神奇的到处找东西,有时候从某一处挖出些小东西,我们靠用这些小东西换取钱,一边走一边用这些钱维持我们的行途……森林里有一个动物一直在帮我们,长的像狗一样大却有着兔子一样长的耳朵,是它和我们换钱并帮我们指引出去的方向,后来我们终于离开了这片森林。
         我们出去后,他给我一个物件说这个应该还可以换些钱,又说我和他迟早都要分开,他要一个人搭车离开……于是我就被丢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时间久了……我正常的融入这个外面世界,有一次在一个小巷里看到一个小孩子玩耍,旁边的泥土里插着当年那个学校里遇见的男孩做的面具,面具不是骷髅,而是往年那张润泽的皮肤的脸……

死亡后续

白无常问司马懿曹丕与他今日该是谁死

司马答 他当是活八十岁的(宠溺笑)我死,只希望他能记得合葬于首阳……不  只是句玩笑话不当记住。

嗯……司马先生放心吧

曹丕死


‌这样太傅大人就不用担心了(^0^)/






话说回建安年曹操死后……

入了地府的曹操接管了阎王之位,打理地府事务

黄初七年曹操知晓白无常竟将当朝的皇上即曹丕勾了魂魄!

阶下的白无常正在哭号,曹操怒火更甚!

司马啊司马!!!!!!!果是这人!!!!竟是这人!!!!

看到那缕身着玄袍的紫蓝色幽魂正向这边走来,曹操想 :罢了,孤……也想他了   


白无常侥幸逃过楛劫,被革除了职位……






司马懿差点以为死永远不会来到了……他觉得他活的太漫长了那人的音貌要翻过那么多的岁月才找的到

白色衣帽出现在他浑浊的视野之中……他本是要白无常给他一个回答,当初他哪里答错了

可是当那人蹙着眉说道,仲达,你活的可真久……他便无悔了,这算是总算熬过了生的折磨所以死倒是奖励了吗


他司马有他的命格,必须得入轮回

知晓后他想问曹丕那你呢你怎么做了白无常……

曹丕却开口说道,到了,见过父王

他惊恐的抬眼环顾,在那炽焰的阶梯上一张黑色桌案后,曹操正俯望着他们,身穿黑色玄袍头戴黑色长帽的黑无常曹昂站在阶下看着他们……怆然啞言,他想赶快去渡轮回,还是天真了点他做了那些事还期望着是上天奖励他

身边曹丕走离他,与曹昂站在一起,面无表情地望着








我只知



首阳山上有两墓,山阳山阴永不见……